长思

欢迎你来看我
自带冷cp魔咒
善则相思即披衣,恶则鸡犬不相闻

【all耀】甜牙齿

(・ω< )★
耀哥儿有黯爷呀

葵葵葵去学校养老了:

万人迷人渣耀 谁都喜欢谁都不喜欢
特别想写黯哥和耀哥骨科

偌大的包间里金碧辉煌,昂贵的酒水歪歪倒倒,空运过来新西兰的羊毛地毯染上暗红的酒渍。

王耀懒洋洋地倚在中间的沙发上,刚掏出烟盒,就有无数只谄媚的手争着为他点烟,殷勤备至。众星捧月也不过如此。

王耀叼着烟,狭长清冷的眉眼低垂着,他的眼睛生的极好看,似乎盛着全宇宙的星辰,却似乎又淡漠的什么都不放在眼中。因此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傲气模样。却偏偏脸生的鬼魅,带着一丝妖异的阴郁。

阿尔弗雷德不在乎他摆着臭脸,长臂一揽将他搂到怀里。

“怎么,哪个不长眼地惹到我们王二少了,嗯?”

缠绵的尾音沙哑而勾人,可惜碰见王耀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。

“你表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”

王耀微眯凤眸,面上带了一丝愠色。

这个表哥自然是指亚瑟柯克兰,凭着柯克兰和琼斯家拐了八个弯的关系,阿尔弗雷德自然得喊亚瑟一声表哥。

身为臭名昭著的王二少的未婚夫,他洁身自好,严于律己,早就是柯克兰家内定的下一任家主。知道他是王二少未婚夫之后,人们无不叹气,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,尽管这牛粪招蜂引蝶,人人都想插一手。

“他给我养在静园的小玩意寄子弹。妈的。这不是明晃晃的打我的脸吗?”王耀不由冷笑。

“静园的......”阿尔弗雷德假装思索了一会,“本田家送上来的那个?”

王耀淡淡嗯了一声,恼怒到:“柯克兰家的修养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吗。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。”

王耀猛的将手中的酒杯掷到地上,落下清脆的响声。或许令他生气的并不是本田菊被寄了子弹,而是自己被落了面子。

亚瑟是王耀的正牌未婚夫,自然不会和一个小玩意儿计较,还是寄子弹这么浮夸的方式。

在阿尔弗雷德脑海中,能干出这么嚣张的事情的,也只有远在西伯利亚的伊万了。

当初哄的王耀头脑发热要死要活地要和柯克兰家退婚,拿着水果刀给手臂上轻轻划了一道口,就给王黯心疼的不得了,满口保证退退退一定退,背后和柯克兰家一起施压,逼得伊利亚弃车保帅,明面上是送去读书,暗地里流放一般地把伊万送去北方。

王耀忘性也大,过了几个月新鲜劲过了,心里也不难受了。又开开心心和波诺伏瓦家那个不着调的浑小子搅合到了一起。

弗朗西斯和亚瑟一贯是互相瞧不上的。王耀是不是为了报复柯克兰家故意和弗朗西斯搞到一起,阿尔弗雷德不知道

而伊万呢,在那边天天盼着王耀去看他一眼,用那双勾人的,湿漉漉的,琥珀色的桃花眼,带着傲慢又不屑的神情,看他一眼。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47)

  1. 长思葵葵葵去学校养老了 转载了此文字
    (・ω )★耀哥儿有黯爷呀
  2. 乳酸菌葵葵葵去学校养老了 转载了此文字